Salomon 越野跑精英训练营

中文

race

Salomon 越野跑精英训练营
7大城市資格賽男女冠軍將獲得精英訓練營資格
訓練營最優秀跑手將與Salomon國際團隊共同參加SKY RUNNING 世界冠軍賽
5月 7大城市資格賽(北京 成都 杭州 南京 上海 沈陽 武漢)
6月5日-8日 精英訓練營(法國霞慕尼)
精英訓練營參加人員:Salomon 國際運動團隊 資格賽男女冠軍 特邀越野跑選手

The Salomon Elite Camp: Professional result from enthusiasm


Held on June 5th to 8th, the Salomon Elite Camp attracted the top Chinese runners from Beijing, Shanghai, Nanjing, Shenyang, Chengdu, Wuhan and Hangzhou. Gregory Vollet, the world-famous trail runner, offered professional training and also selects the best athletes for attending this year’s Skyrunning Championship on June 27th at Chamonix in France.

This 4-day-camp was made up of indoor lectures and outdoor training. “What we need to do is about read the ground and play with the ground.” said Gregory, who is the main lecture of this camp. Then he shared the details of how to deal with up and down hills and turnings in trail running. “Use all kinds of methods to save time, and efficient moves helps you become faster and faster.” He said.

Besides listening to the world top runners, all the participants also took the outdoor exercise twice a day. For example, all the runners need to finish 18 kilometer in 40 minutes and turn back in 35 minutes. Actually, the top participants can complete the return race in 33 minutes.

The final section of the camp was set at the Skyrunning routes in Mountain Tianmu in Hangzhou. This route is 37 kilometers overall, covering 9 mountains with over 3700 meters elevation gap. For the fastest male and female finishers, they would the opportunity of being subsidized by Salomon to compete in the Skyrunning International Champion Competition.

There are finally 20 out of 41 participant finished the race before the cutting time. YAN Longfei gapped the overall champion in the time of 5 hours 30 minutes and 56 seconds. For the women’s category, DOONG Li got the first place in 7 hours 34 minutes together with Zhanna, who is one of the Salomon runners.

After the evalautation and considertation of both trail running ability and interpersonal skills, YAN Longfe, DONG Li and SHAN Hu were selected to be sponsored to join the Skyrunning International Champion Competition.

 

中文

 
Salomon越野跑训练营亲历:专业源自热爱

作者:蔡英元

  Salomon越野跑精英训练营6月5日到8日在杭州举办。参加者是来自北京、上海、南京、沈阳、成都、武汉和杭州7大城市越野跑冠军赛暨本次训练营资格赛的男、女子冠军,以及Salomon在各赛区跑者社区的负责人。总教练是来自法国的Gregory Vollet,他被誉为越野跑“教父”,是Salomon国际运动团队掌门人,也是发现K天王的伯乐(K天王,Kilian jornet,越野跑领域的众神之神)。助教是俄罗斯越野跑女将Zhanna Vokueva,她2011年曾荣获希腊奥林匹亚马拉松女子冠军(作者注:曾听闻Zhanna是奥运冠军,检索一番发现她是Olympus Marathon冠军。该赛事在Dion神殿起跑,基本为非铺装赛道,途中需翻越2800米高山),后来成为Salomon国际运动团队成员,接连在多项越野跑赛事中获得好成绩。

  我观摩体验过北京站资格赛:从海拔不足200米的大觉寺山门起跑,顺着进香古道的石阶一路爬升,翻越海拔逾900米的萝卜地垭口,再攀登山势陡峭的萝卜地南尖。然后顺着山脊小道,一路跑到萝卜地北尖,再下坡跑到垭口。一圈不够,从垭口到南尖、北尖再跑一圈,才能结束比赛。整个资格赛赛道长度超过13公里,海拔爬升也超过1000米,强度和难度都不小。北京站男子冠军是丁志坚,女子冠军是一位叫藤藤的大姐。丁志坚曾以3小时11分的佳绩赢得北京西山42公里山地马拉松冠军,而藤姐据说是自行车运动员出身。丁志坚1小时30分跑完这爬升不断的13公里,越野跑能力让众人咋舌。

  不过天外有天。这次七站男、女冠军云集Salomon训练营,来的可谓都是国内越野跑神级人物。武汉站冠军闫龙飞,今年大连100冠军,马拉松运动员出身,全马成绩2小时15分;杭州站冠军游培泉,杭州100冠军,一周前刚在法国安纳西86k越野跑大赛荣获第18名;沈阳冠军王洋,上海冠军马磊,成都冠军是美国小伙Justin,个个都不软。强手还有来自地大的学生情侣,李俊和东丽,他俩经常组队在各种户外赛事里斩金夺银。成都女子冠军@LuciaTri 旅居英国多年,不仅跑步厉害,还是铁三高手,一个月后将在英国参加大铁赛事,计划13小时完赛。如果顺利,她将成为第一个完成大铁人赛事的中国女性。除了上述这些冠军,还有来自各地的Salomon跑者社区负责人(作者注:Salomon内部称为community manager,类似我们常见的跑友俱乐部。Salomon在世界各地支持越野跑爱好者成立这种社区,并予以装备等支持)。

  像北京的社区经理@阿亮-建国;成都的@汤宇,@寂阳;武汉的@kingjump,@寂寞的夜风;杭州的@饭桶;沈阳的豹哥;云南的@跑步王子,上海的卡卡,大连的珊瑚,这些都是国内越野跑界响当当的名字,不仅自己跑得好,更能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去推广和组织越野跑。而组织这次训练营的亚玛芬中国区总经理陈绍立@咖啡勺子Kafir以及筹办本次训练营及总决赛的薛乾曜@大宝,也都是非常优秀的越野跑者。陈绍立是国内阿尔卑斯攀登的领军人物,十余年前已在川西应用轻装、快速的阿式攀登理念,探索性的攀爬未登峰。而且由于他在法国和美国曾工作多年,精通法语、英语,更是经常撰写和翻译技术流文章,把阿式攀登介绍给中国攀登者和户外爱好者。他的文章《从菜鸟到珠峰》一直风靡至今,被广大户外玩家津津乐道。近几年由于推广Salomon的工作关系,他从登山到跑山,一不留神又成为国内优秀的越野跑者,在今年大连100赛事中轻轻松松跑个39名。而薛乾曜,是上海地区著名的越野跑者。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是去年获知中国人首次参赛UTMF(作者注:环富士山一百英里赛事,堪称亚洲目前最难越野跑比赛),并以优异成绩完赛。这次训练营的重头戏,是在浙江天目山完成里程逾40公里、海拔爬升超3700米的天目七尖穿越赛。这条赛道,就是勺子和大宝在冬季开始探路,勘察出来的。

  用于俏皮话说,这次Salomon越野跑训练营,是众神的聚会,其中众神之神是Gregory Vollet。假如把来自中国七个越野跑重点城市的冠军队,视作来自七大洲的足球队,那么我们此次杭州之行,就像到里约热内卢的基督山朝圣。Gregory就是大家心目中的贝利和马拉多纳。在采访Gregory的时候,我的心态不像平时那样淡定,而是朝觐者般有些诚惶诚恐。通过短暂的交流和采访。关于Gregory Vollet,我的感受是,这是一个骨子里流淌着速度、冒险和拼搏血液的家伙。

  这次训练营安排紧凑,我粗浅了解到,Gregory Vollet1999年拿过山地车世界冠军,当时他才24岁。后来因为山地车成为奥运项目,竞赛形式也发生了深刻变化,从山地车选手人人乐于挑战全新赛道,变为大家都到固定赛道上反复试骑后再较量。Gregory对这种冒险精神不再、新奇线路不再的运动失去了兴趣。后来转而成为顶尖的越野跑运动员,继而担任Salomon运动经理。我对Gregory这段“行”随“心”动,不惜割舍已在巅峰但热爱不再的山地车,奋而投身当时来看更为小众运动项目的经历非常感兴趣。这种“敢爱敢恨”值得深度挖掘,接下来我会籍着探访Solomon欧洲总部的机会,详细采访这段故事。

  这一次,我是作为越野跑的小学生而来,导师是来自星星的——Gregory。

一、训练营理论教学

  Gregory的教学既有PPT理论课,更有大量越野跑实践教学。理论课主要讲授越野跑运动特别是SKYRUNNING的发展、理念和训练方法。训练方法主要围绕一个比赛周期(大约为期1个月)的跑量安排、心率拉练以及饮食安排做了详细阐述。

  举例来说,如果是1个月后参赛42公里越野跑,那么近四周的跑量应该达到600公里以上,每周休息一天。而每一个训练日的方法有灵活多变:有时每天跑3小时,有时每天跑2小时,有时训练强度在60%到80%个人最大心率(作者注:个人最大心率为220-年龄)的区间,有时训练强度在80%到90%的区间,有时练习上坡跑,有时练习下坡跑,而更多的是练习大强度间歇跑。在我看来,这种训练方法,好比是汽车发动机拉高转速:使用各种训练手段,让人的机体安全地适应高心率持续运转。Gregory不建议训练营各位选手在平时训练中将心率提升到最大心率的90%以上,因为供能系统将发生改变。但他同时也说,像K天王这样的顶级选手,即使比赛中心率达到个人最大心率95%,也能持续工作(越野跑)3个小时左右。

  这就好比F1大赛或者勒芒24小时汽车耐力赛,引擎转速在每分钟10000次以上,而且持续高转数运转也基本不会爆缸。回过头来想想我们平时在城市里开车,转数基本不会超过3000。我们普通人平时心率超过100,心就砰砰跳,得哈腰撑腿才能恢复到心率舒适区。这是心率缺少拉练的外在表现。而耐力训练,可以让人实现较高心率持续工作,就像把自己改装成发动机高转数的赛车那样。人和汽车不同的是,训练有素的人既能用较高心率持续耐力运动,也会在不运动时保持相对更低的稳定心率,使每一次心跳更高效,从而实现“心力”的节省。

  上面是我的联想。说句题外话,目前国内有几场10公里左右的跑步赛事,都出现了大学生选手猝死的情况。这是因为什么?因为这些大学生选手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跑者,很有可能是自持年轻力壮,甚至更有可能是学校发动和组织参赛的年轻人。他们的心脏无法承受大约1个小时左右的持续高心率工作,而他们的体能和肌肉力量又恰恰处在一生中最好的阶段,加上自我防护意识不够,热血上头往往造成惨剧。有不少人因此指责跑步,甚至有些学校还出现了取消体育课长跑的闹剧,实际上是极为可笑的。殊不知,正是由于许多年轻人缺少耐力锻炼,使得心脏难以承受万米跑。这就好比一台才出厂的新车,没有经过磨合就开始遭到地板油的蹂躏,转数一直在红圈,然后就拉缸了。归根结底的惨剧成因,还是因为许多20岁不到的年轻日常跑得太少。

  是的,对于一颗没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心脏来说,早日开始跑步,开始循序渐进的耐力跑,才是预防心衰、防范猝死的理想健身途径。这是Gregory的讲授,让我产生的收获。在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自我训练中,从来没有按照心率拉练法去施行。而今后,我会有意识试一试间歇式、较高强度的奔跑,拉一拉自己的心率转速。

  在饮食方面,Gregory的介绍是令我感到缺乏“生趣”的:早餐是全麦面包配蜂蜜,植物提纯物饮料代替咖啡(有类似口感而无咖啡因);中餐是米饭、柠檬汁拌胡萝卜;晚餐和中餐类似,但可以摄取少量蛋白质(白肉为主)。这样的食谱,是为高水平越野跑选手提供的。以碳水化合物、富含维生素的新鲜果蔬、优质的单糖和果糖以及少量优质蛋白质为主,很少摄入刺激性食水包括酒精饮料。对我这样无肉不欢的吃货来说,只能是一个警示语。

  管住嘴,迈开腿,是颠扑不破的健康金句。我从10年前的90多公斤,变成现在不到80公斤,也得益于这句话。但目前的体重和体型,距离一个越野跑者,还相距甚远。如何跨过这个瓶颈,实在是需要更严格的训练自律和饮食自控。

 二、越野跑实践教学

  越野跑训练营,当然少不了见真章。这次训练营从报道的第一天下午开始,就“一天两练”,直到最后一天拉到临安天目山“巅峰对决”。

  这次住宿地点选得好,在西溪湿地和北高峰之间。从酒店出发,过一条马路就开始爬将军山。虽然从山脚到山顶相对落差不到200米,但急促的爬山也能将你一军。到了山顶凉亭就能俯瞰西湖。我们就在这天堂山水画般的城市越野道路上,开始了为期四天的培训。

  Gregory就像济科手把手教小学生控制球那样,先告诉我们如何“read the ground”和“play with the ground”。看出来没?这是把越野跑的路当成球来玩。先要“研读赛道”,目光盯准面前10米(跑得慢的,可以缩短为7米甚至5米),然后选好落脚点和脚法;然后“把玩赛道”,这漫长野路,上山下坡,再也不是坑爹的受罪,而从心态上变成一种爱和欣赏的态度,享受跑过的每一步。说完了这两点原则精神,Gregory分三堂课,亲自演示和传授了四大法宝:

  第一,夜跑。首先是适应黑暗:在不开头灯的情况下,逐步感受微光下的山路。这更多是一种视觉认知训练和心理“反恐”训练,告诉你如何感受夜路、别怕夜路。当我们在暗夜里,忍不住打开头灯,登上山顶的时候。Gregory让我们每人控制跑速,跑下一段山石遍布的野坡,然后他再逐一点评。总的原则是:调节固定好好头灯,打开双臂以更好控制平衡,观察脚下减小步幅,重心前倾前脚掌落地,转向时可以大幅挥动异侧手臂。

  第二,上、下坡。Gregory说,顶级选手在上坡时很少拉开很大距离,真正的较量在下坡。所以上坡跑时,尽量注意节省能量和体力,用小腿和踝关节发力为主,前脚掌着地,把身体“弹”上去,而尽量避免耗用大腿肌肉把自己“蹬”上去,同时注意摆臂的力量和频率以保持较快步频,实现小步幅、高步频。看着Gregory身轻如燕把自己“弹”跑上坡,我只恨自己体重大,腿力小。Gregory说,腿部力量可以采用背杠铃提踵快速蹲起的方法来提升,而体重问题如何解决,只能丰俭由人了。

  而下坡,是强者决出胜负的战场。像Kilian这样的跑界宙斯,往往是在下坡时把强劲对手甩出几条街的。Gregory的下坡跑演示,让人瞠目结舌。无论下坡的路,坡度多大,碎石再多,他都落脚精准、如履平地!实际上,Gregory刚从山地车手转变成越野挑战赛选手时,也曾对下陡坡心生恐惧,用他的话说:“从脚掌到脚趾,疼得厉害,当时我根本不敢在比较陡的下坡时奔跑,哪怕一小段也不敢。”

  下坡跑的原则:注意力集中,根据跑速、提前判断好奔跑路线和落脚点;双臂打开,放松、自由地挥动,以确保平衡;重心前倾,前脚掌着地,增大前脚掌对地面的摩擦力;任何时候都不要失去对速度的控制,否则将是危险的;下坡跑也要注意“回弹力”,一方面是节省体能,双腿交替自由跑起来最省力,另一方面能保护膝盖和踝关节等处不出现劳损;强调前脚掌着地对防止崴脚的作用,由于脚腕子紧绷,基本不会出现严重崴脚的情况。而如果脚跟着地,脚腕往往是放松的,一旦崴脚,往往会比较严重。

  我想,Gregory的教学是针对优秀越野跑者开展的,对于入门跑者,不一定有全程前脚掌着地的能力。好在越野跑是有间歇性的耐力运动,普通跑者可适度把握上面几个原则,在机体难以承受时,可以自行调节。

  第三,借助外物急转。这是一个高水平必杀技。Gregory主要利用树木来演示,如何在高速越野跑时利用外物高效急转。如果要绕着一颗树转弯,跑过去需要三步,而用手攀树,利用离心力跳转过去,只需要一步。这就节省了2步的能量和时间。Gregory的演示是挥洒自如的,围绕树木高速跃动的身体,还能做出神龙摆尾的炫酷动作。

  跑步,包括越野跑,其实都是一步一步跑完或走完全程。我自己统计过,像港百那样的一百公里台阶山路要走13万步以上。高手可能不到10万步就够了,因为普通人一步一个台阶,顶级跑者可以一步三个台阶。这样,节省下来的每一步,都是成绩提高的时间。

  第四,陡坡徒步。这可能是对普通跑者最具实效的一大法门。Gregory说,当坡度变陡,跑开始比不上走快时,就应该“弃跑变走”。像Gregory这样的高手,参赛时往往是不带杖的,而这种“手撑膝盖式”的徒步方法,其实是把人体自身变成登山杖。具体方法是这样的:每迈出一步尽量扩大步长,此时可以后脚跟着地;手撑膝盖,用虎口用力压住膝盖上方(尽量靠近膝盖),尽量不要离开;后脚前脚掌蹬地,尽量伸直;尽量加快步频;注意重心尽量向前压,这样手臂和小腿就像登山杖,而人体利用重力向前;同样要注意动作的协调性,保持一定的“回弹力”。

  Gregory介绍,这个动作是许多优秀越野跑者总结出来的,上陡坡时更有效率,可以经常练习。由于上坡徒步是许多普通跑者的必选项,所以这个动作是非常有指导意义的。我在练习中也逐步感到,用手撑膝盖来支撑体重,可以缓解疲劳;重心尽量前压,也确实有牵引力产生(步频需要快,牵引力才不中端);而存在的问题,首先在呼吸方面,毕竟肺部由站立时的伸展变为弯腰时的收缩,还是需要逐步适应,才不会很快变累。

  除了上述四堂课的教学和现场作业。所有营员还要一天两练,我也一次不拉参加了所有训练。就拿天目山总决赛前一天早晨的晨训来说,Gregory要求大家用一般速度跑40分钟平路,然后35分钟以内跑回出发点。实际上像Gregory、闫龙飞和游培泉这样的第一集团,跑出去40分钟,跑回来只用了33分钟,大概跑了18公里不到,这完全是实力的体现。

  后来回到北京,友人说我透着运动员范儿。我想,这得益于杭州的连日训练。每一次训练,都是一次磨炼。而这种强度,对于顶级跑者而言,只不过是轻度热身运动。

三、巅峰对决:挑战天目七尖

  由于本次训练营,还要从来自全国的七组分站冠军中,遴选出最优秀者前往法国霞慕尼参加SKYRUNNING的世界冠军赛,所以本次训练营的重头戏,是去往浙西北的临安,挑战穿越天目七尖。

  我们一行数车,仅参赛选手就坐了满满一个大巴车,从繁华都市来到青山秀丽的西天目山脚下。入住干净的农家乐,吃地道的农家美食,然后参加技术说明会。听勺子和大宝介绍赛道时,我才开始领略这赛道的残酷:赛道长达42千米,累计爬升3700米,虽然名为七尖,但途中要翻越九座山峰,而且一路爬升巨大,或怪石嶙峋,或竹林密布。即使Gregory在赛后也说,这不是一般的越野跑或者天空跑,而有“探险跑”的性质。

  翌日一早,女子6点起跑,男子7点。裁判将计时器牢牢绑定在水袋包上,然后逐一检查“手机、三升自备饮水和一大袋盐渍坚果”。这三样必带物品,少一样也不让你出发。同时为了防止选手在野性山林中迷路,训练营还为每一位参赛选手配备了Suunto ambit2 GPS腕表。松拓的工作人员已提前将赛道GPS轨迹输入腕表,并指导所有选手使用导航模式(Navigation Mode)。

  起跑前,卡卡就告诉我,第一个检录站在18.5公里的千亩田,4个小时关门,很难完成。卡卡走过这条赛道,深知其难其险。这条赛道号称浙江第一虐,一般户外玩家都是花两天时间穿越,曾有极强的驴友,用15小时完成了天目七尖的穿越,还被传为佳话。这个纪录迄今无人打破。我们都相信,今天国内顶级跑者的来临,将会创纪录地完成七尖穿越。我们估计耗时最快会在6小时以内。而这毕竟是七站的总冠军赛,而且全队当天下午还要赶回杭州,大宝不得不设好关门时间,以确保所有人同进同退,包括顶级跑者和跑者社区经理等,水平高的挑战极限,水平低的安全体验。

  一起跑就是巨大挑战,极陡之野山,无尽的攀升。很多时候只能手足并用,而且脚下还会打滑。我从起跑就在最后,上坡时我就几乎成了收队者。到现在我想起这段山坡还心有余悸,从400多米一口气爬到1500多米高的“仙人顶”,一千米的大上,中间确实经过不少鬼门关。待到山巅时,一切的心悸又是那么值得。因为雄浑的山势在眼前展开,原始的森林一望无际,山脊的小道状如青葱山岭之巅的一条白线,只待我们去探索这幽深和奇险。

  翻过仙人顶,很快下到海拔1300米左右的天目山景区大门,这里有一小段盘山公路,跑起来很是舒服。勺子和冯导在此为所有选手加油,摄像师也拍下了每个人的镜头。挥别拉拉队,经由小道上山,奔向龙王山,这段山路也颇陡峭,只是不像前一段那样野,而是已然成型的上坡山径。我上山时只觉得自己近来持续奔忙,又加之连日训练,体力衰竭不少。这种力竭的感觉一直延续到龙王山顶。

下龙王山的时候,一开始极陡,我不敢跑,下到一半处,山脊上的芳草地已经是连绵的缓坡,足以飞奔,一直到这里,才慢慢缓过劲儿来。接下来翻越药王峰和千亩峰,这两座山都是接近1600米的极陡山峰,距离比较近,因而也很便于观察山势:药王峰由几座连绵的石山组成,上坡下坡都是大片裸露的玄武岩,上时身处其中,尚不觉得多险,而登上药王峰和千亩峰之间的山头回目一望,顿时觉得山势壮观,每一个裂隙,每一条节理,连成一簇“石剑”,处处绝壁城墙,像是错落有致的巨幅盆景,让我暗自称奇。一道石墙,将翠绿的青山分为两半,仿佛鬼斧劈就一般。这药王峰,实为难得一见的华东奇观。

  相形之下,差不多高的千亩峰就微微逊色一些,又或者我止步于千亩田,无法从下一处山头细细品味它的大气磅礴。我只记得从陡峭的峰顶下来,有一处长逾一里的乱石岗。而且是陡坡之上的乱石岗,每下撤一步都需小心翼翼。

  从药王峰到千亩峰,我的速度稍微快了一些,追上了始终在我前面的几个跑友,还和当地临安户外协会的一位爱好者攀谈了一段路。原来我们是翻穿天目七尖,难怪沿途所见几队徒步者,皆是迎面而来。临安户外协会的朋友告诉我,知道今天游培泉和闫龙飞等大名鼎鼎的跑者要来,特意前来同行一段。从西天目仙人顶到千亩田,已经翻越了七尖中的四尖,剩下还有桐坑岗、仰天坪、大仙顶三尖,爬升赛道也是极为陡峭。

  我不到5小时完成这一段赛程,在千亩田下的护林站吃上了水果和泡面,和十余名跑者一起前往位于东天目山的终点。这一段山间公路,仅开车就开了两个小时。其间还跨省到了安徽,还曾路过黄浦江源头的村落。一路上和大宝同车聊天,获知他正在筹办宁海越野跑赛事,正在考虑要不要颁发现金大奖。其实,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出于对自由奔跑的热爱,就应该像欧美顶级赛事那样,不使用现金来干扰纯粹的荣誉感;而出于对赛事推广的考虑以及对一些顶级跑者的吸引力而言,重奖之下必有更多勇士到来。依我浅见而言,民间赛事还是别拼钱,别烧钱,还是多比一比对越野跑的热爱吧。没有这种热爱,不可能组织好艰难的越野跑。对于跑者来说,越野跑也不仅是竞速,更是一种自由奔放的生活态度和认真执着的运动精神。烧钱的赛事,自有官家去办。

  最终,在41名参赛者中有20名优秀跑者在关门时间内抵达位于东天目的终点。不出意外闫龙飞以5小时30分56秒夺得男子冠军。亚军游培泉5小时53分,他在赛前就告诉我状态一般,毕竟是欧洲鏖战刚回国内,还在恢复期。女选手东丽和Salomon队员Zhanna携手冲线,以7小时34分摘得女子组桂冠。另外,Gregory以6小时28分获得季军。其实,这不一定能准确反应实力,Gregory和Gregory刚从高纬度的欧洲来到中国,不适应当日比较炎热的天气,兼之培训劳累。他们实际上不计入正式成绩,能较为轻松跑出这么好的成绩,已经足以证明他俩的超强能力。李俊紧随Gregory抵达终点,是中国选手第三。杭州的女将张晓红和跑圈非常知名的美女跑者珊瑚分列女子亚军和季军。

  salomon的团队经过对越野跑能力和交流能力的双重考察,最终确定由闫龙飞、东丽和珊瑚代表中国跑友出征6月27日即将在法国霞慕尼举办的Skyrunning天空跑世界冠军赛。

四、训练营感受

  这次训练营对于越野跑者,就像世界杯之于真球迷,是一场盛宴,让人目不暇给,无暇其它。不少友人近来见面就问,你又去哪儿跑步了?其实我热爱的户外项目,又何止越野跑。但目前新浪跑步的建设方兴未艾,而且跑步运动本身,也因为其门槛低、易参与,成为国内目前最火爆的群众健身运动和大众参与赛事。跑步是一切户外运动的基础,我经常劝别人去体验健康的户外生活方式,可以先从跑步开始。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余香对我来说,就是自己也免不了要经常跑一跑,而且乐在其中。

  即使是跑步这样看似简单的事儿,也有许多科学原理,许多哲理和思考融入在里面。通过这次训练营,我算是比较系统地了解了顶级跑者是如何科学训练的,顶级跑者是如何严谨思考的,顶级跑者是如何防范运动伤害的。这些都对我深有启迪,相信也会启迪许多刚刚接触越野跑和户外运动的朋友们。

  通过对陈绍立先生(以下简称勺子)的采访,我了解到Salomon为什么要投入资源举办这样的训练营。这是和Salomon的品牌理念一脉相承的,Salomon起源于阿尔卑斯山区,总部就在我一周前去过的安纳西。它之所以能成为享誉全球的专业户外品牌,特别是在越野跑领域占据欧洲第一大市场份额,和它的运动基因息息相关。用勺子的话说,Salomon的运动理念就是一个字“快”,无论是越野跑还是登山,Salomon的装备研发都本着让用户“快上快下”的原理,并确保这种“快”的安全性。仅从越野跑来说,Salomon的跑鞋款型很多,分类很细,适合各种越野路况和环境。

  勺子说,为了确保产品的领先性,Salomon成立了目前最为强大的国际运动员团队,大约有20多个人,来自欧美多个国家。这个团队由Gregory Vollet全盘管理,运动员中最为中国跑者熟知的是Kilian Jornet,还有Thomas Lorblanchet, Ricky Lightfoot, Ryan Sandes, Jonathan Wyatt等等一大串享誉全球跑界的名字。这些全球顶级选手,每年都会在新品问世前2个月,参加“advanced week”(可译为“提高周”,既是提高新品可靠度,也是相互促进越野跑水平)。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大家“同吃同住同跑”,像一家人那样充分交流互动,充分体验新产品,同时提出产品建议,同时录制“越野跑大片”,发布到Salomon官网上。这就是Salomon跑鞋专业性的由来。不久前越野跑天王Kilian Jornet耗时仅11个小时,就完成了北美最高峰麦金利峰的登顶和下撤。麦金利峰,海拔6194米,但位于阿拉斯加,靠近北极圈,地势险峻,必须使用冰爪和冰镐。K天王这个创纪录的卓越战绩,恰恰验证了Salomon“快速、自由”的产品理念,也充分检验了Salomon今年新推出的、可用来雪地奔跑的冰爪及其它装备。

  和勺子的聊天,能体会到一种户外的纯粹和热爱,这也反映在本次训练营的调性上。大家的和谐和热络,皆因参与者都热爱户外,都热衷越野跑。我问勺子,“你现在从运动品类大型外企到刚在中国开始发力的户外品类公司,从登山圈到越野跑圈,适应和享受这种转变吗?”勺子说:“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我开始越野跑,享受越野跑,不仅因为这是工作,会推动Salomon品牌的推广,推动鞋品的销售,还因为我从内心来说欣赏这种运动基因和专业精神。”在勺子看来,正因为大城市的雾霾和压力,人们会越来越多地转向户外,转到Salomon一直致力于推广的生活方式上。“越野跑这个领域,看起来不大,但是发展迅速,而且核心人群相对集中,非常吻合我们 disign for freedom的产品理念。”勺子说道,“我希望更多品牌发力来推广越野跑,把市场共同做大,这既是对企业有利,对户外有利,也是对老百姓健康生活有利的一个正确方向。”

  我感受着勺子话语里透露出的户外热情和运动气质,感受到一条无形的能量链条,把这次训练营,把中国跑者,把Gregory Vollet,把Kilian Jornet,把霞慕尼的Skyrunning,也把勺子和他的中国团队,串接在一起。Salomon,这是秉持专业精神的户外品牌,一直在以越野跑和快速攀登为产品主线的赛道上自由奔跑,它不仅把先进的理念和产品带到中国来,也把训练营办到中国来。这些工作,就像跑者迈出的每一步,是实在而不浮华的,是对自身品牌价值的彰显和发扬,是真正在推动户外运动本身,同时也是良性推动市场。这种专业的投入,无论对于品牌自身,对于越野跑者,还是对于户外品类市场蛋糕的做大而言,都是三赢!

  中国户外,需要这样的专业。